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0)下

*因为一开始确实只打算写个小段子,所以开头的部分有所省略,故而在此补上第零章。 

*因为有点长,所以分成上下。
*本子全文都会在网上放出0w0~

 

第零章下

 

晚上张新杰和韩文清先回去了,张佳乐这群人直接玩到了凌晨两点。

“找个KTV夜猫算了。”张佳乐提议。

只有黄少天投了赞成票,叶修摇头说年纪大了体力精力都跟不上了,乐乐你怎么这么龙马精神。

“靠!”

张佳乐就是想着这么晚回去还要把同屋的韩文清吵醒,本来就是借宿还晚归,想想实在不好意思。

“那你们回吧,我找个网吧通宵去。”

孙哲平一把拽住他“你来我屋睡,跟韩文清说过了。”

借着夜色张佳乐脸大方的红了一把,但语气依然很硬气“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去厕所那时候。”

“……”

——————
和孙哲平挤在一张床上睡觉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回忆了。

因为Alpha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往往会激起其他Alpha好战的冲动,所以即使关系再好的Alpha也很少会有这么亲近同床共枕的时候。

市场上甚至有专门提供给两位都是Alpha情侣专用的暂时抑制信息素的药物。

但这俩人打认识起不知道这么贴着睡过多少次,谁也没觉出别扭来。

那时候的张佳乐就觉得这妥妥的是友情的力量。

现在却没有这么说的底气了。

闻着孙哲平的味道睡在一起简直煎熬。

张佳乐郁闷的蹬了蹬腿踢起了棉被,把两个人的脚都暴露在冷空气里。

孙哲平上来一条腿把他腿压下去“冷,别闹。”

这干脆缠一块儿了,张佳乐欲哭无泪。

“你身上什么味儿。”孙哲平忽然说。

张佳乐吓了一跳就抓了头发放在鼻子底下闻了又闻“靠我刚洗完澡别诽谤我,要有味儿也是你屋子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儿。”

“不是,挺好闻……说不上来。”孙哲平说完这话翻了个身贴得更近了,灼热的呼吸就一下下喷在后颈上,张佳乐怕痒的缩了一下,只觉得整片脖子都在发烫,“日啊……你宿舍床就这么小

,挤死了。”

“哪个屋子不一样,不然你今晚也不是跟韩文清睡一晚上?”

张佳乐想了一下这个画面就一哆嗦。

这么近距离万一半夜翻个身跟老韩脸对脸,别说钱包,IC卡地铁月票银行存折通通是要交上去的节奏。

“怎么招,真想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孙哲平的声音听着有点低。

“我有病啊,好不容易被子暖和了,被窝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看你在霸图待得不错。”

后面那半句没说。

看你在霸图待得不错,我就放心了。

张佳乐沉默了半响没接话,“试游戏仓了吗”

“恩”

“怎么样。”

“恩,”孙哲平的声音里有些兴奋,“手没有影响了。”

张佳乐听着也跟着高兴起来。

狂剑士要回来了。

“明天打一场啊。”

“好”


可惜再也不是双花。

霸图的张佳乐。

义斩的孙哲平。

不后悔是真的。

可不难过是假的。

“我听韩文清说,是你提议让我参加的。”

当时人数满了,张佳乐就要拿自己的名额给孙哲平。

“……老韩不地道啊怎么这事儿都泄密。”

“你傻呢吧。”

“靠!”

“你们队长没骂你?”

“那有什么可骂的……战队里游戏仓也就晚两个月,这次一签就是半年多的约,好多人还觉得来这儿是耽误事呢。现在不是也要帮忙挑bug么,里外里的事儿,再说老林不也没去么。”这边心

虚的找了一堆借口,“再说这次是老张非坚持和老韩去,霸图本来就占俩名额挺多了,我跟老韩商量的时候他让我自己拿主意……”

和过去诀别是一回事。

哪怕孙哲平从此只能作为对手出现,张佳乐都希望这个人能好好的。

“结果后来才知道,义斩也资助了游戏仓开发,是第一批能拿到游戏仓的战队,你这不是白跑————”

话没说话,被孙哲平翻过身紧紧搂住了。

整张脸都闷在孙哲平的怀里的张佳乐动也不敢动,耳边听见的是混着两个人心跳的低沉声音

“谢了。”

张佳乐特别想推开他再笑着捶一拳头说靠你别来这套,但他手没抬起来,就动也不动的任由孙哲平抱着。

过了好一会,孙哲平几乎以为他又秒睡的时候,才听他哑着声音小声说

“……咱俩不用说这个。”

——————


孙哲平第二天早上是被梦中张佳乐大叫一声“啊哒吃我一招!”一脚飞踢踹醒的。

踢完人的张佳乐自己也醒了,梦中自己变成了一代大侠,去捉长着一张冯主席脸的采花大盗。

“噩梦啊。”张佳乐说“他前面跑我后边追,就看前面一路都在掉头发。”

孙哲平在浴室里笑“提到头发,我昨晚梦一红发女鬼追我。”

张佳乐打着哈欠也进了浴室,挤了正在洗脸的孙哲平一下,站在镜子前开始挤牙膏,“女鬼?找你索命?”

“要我负责。”

张佳乐哼哼了两声,叼着牙刷站在镜子前看着一头红毛披头散发的自己才反应过来,于是用手指摁住了水龙头,呲出来的水喷了孙哲平一身。

孙哲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就摘了花洒下来对准了弹药专家,拧开了温水。

韩文清一早联系了上班的宿舍管理把张佳乐的房间开开了,然后听着隔壁好像有动静,就过来敲孙哲平的门。

孙哲平全身是水的来开了门。

后面站着一个头发都在滴水的张佳乐。

“………………怎么回事?”

在孙哲平说出‘宿舍水龙头坏了我俩在修’这个借口之前,张佳乐就急中生智的说“那啥,洗澡呢!”

“…………………………”

 


换了两身干衣服,又弄干了张佳乐那头红毛,两个人就一起出去吃了早点,早早的去了训练室进了游戏仓。

 

系统提示有角色进入了试玩地图。

是君莫笑和大漠孤烟上线了。

来来打场22,叶修听起来精神不错。

因为还在测试期各个职业都存在一些bug,比起比赛的输赢,大家更多着眼于游戏仓配合时和键盘比赛时的不同,打起来互有胜负。


张佳乐是真的高兴了,孙哲平的手伤果然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正打着第四场时叶修忽然嗯了一声。

怎么了?

“不对啊老韩,怎么就咱俩组队了,不应该是霸图一队吗。”

对啊!!张佳乐也才意识到。

“那下场换换,把大孙借我会儿?”

孙哲平哼了一声,直接一剑劈断了叶修的读条。

第六场的时候,伴随着久违的繁花血景屏幕打出了荣耀两个字。

张佳乐站在原地怔怔的站了好久。

大家都出了游戏仓都没发现。

直到有外部耳麦连接提示才反应过来。

接通之后是叶修的声音。

乐乐啊,哭了没?

滚!张佳乐粗着嗓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

冷啊,张佳乐出门时看见秋雨直接就骂了出来。

冷空气顺着缝儿到处钻,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冷,手缩到袖子里还不住的哆嗦。

这不是要感冒吧?

张佳乐心一沉,这当口感冒就是拖进度后腿,肯定要被叶修开嘲讽,连忙晚饭也不吃了,小跑着上楼回宿舍翻感冒药,翻了半天就翻出一堆胃药。

于是就往孙哲平的屋子去。

两个人这几天又有点回去之前的感觉了,进对方房间都跟进自己屋似的不带敲门,结果这次孙哲平居然锁了门。

张佳乐推了两下,里面的人有了回应。

过了两分钟才过来开门。

一开门Alpha信息素的味道顿时迎面而来。

张佳乐几乎懵了,一瞬间迷糊的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股火跟着烧起来。

Alpha也有发情期,但时间相对较短,一般吃了抑制剂就没事了。这样浓烈的味道大概是……张佳乐瞄到床上的纸巾盒,想到孙哲平刚才在屋子里正干什么事张佳乐就不好意思了,就打算扭身走人。

怎么了?

没……啊你带感冒药了没。

孙哲平去弯腰给他从箱子里翻“感冒了?”

发情期的Alpha地盘意识都很强,孙哲平虽然没意思请自己出去但张佳乐也坐不下去,就杵在门边等着。

“感冒了?”

“……没。”

孙哲平扔给他一盒药“上次跟你睡的时候就觉得你身上凉,以前你可是跟个暖炉似的的。”

“!!”张佳乐看见孙哲平笑了才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


蓝河一开始多少是担心叶修知道自己是Omega之后反应的,后来看他似乎除了最开始那点惊讶之外一切如常,晚上照样大摇大摆的抢了蓝溪阁一个boss顺便还顺走了两件掉落的装备,咬牙之余蓝河也就松了口气。

他是不希望叶修把自己当成Omega来看待的。

其实叶修不惊讶也是假的。

荣耀当初是个号称有电脑和手指就可以带来网游快乐的游戏,但玩得高兴和玩得好还是两回事。

毕竟这么大一个公会要打理的井井有条也不容易,不是光有热情和耐心就做得到的,更何况虽然和职业选手有差距,但蓝河还是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

老实话是,他几乎从来没想过蓝河可能是个Omega。

为这个他晚上还问了喻文州。

真的。虽然是个Omega但是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反了,有点想要过去。给兴欣呗。

行啊,qq里喻文州特别干脆一口答应。

我明天让少天问问他的意思。

……你这人心干净点没准手速就上去了。

呵呵。

 

中午的时候,叶修和蓝河一起下楼的时候看见了包荣兴和陈果在一块等他。

包荣兴说要来见识见识陈果就拿了工作证带他进来,但进不去训练楼。于是只能在外面干巴巴转了两圈,打算一起去见识见识食堂。

Beta性别意识相对模糊,很难辨识不在发情期的Omega散发出来极淡的味道。

包子算是鼻子灵的,凑近了蓝河看了一会“你是Omega?为什么不来兴欣?没固定的Alpha就来呗,我带你。”

蓝河一脸黑线。

包子说话没心眼,心里没恶意但话说得实在有点过,蓝河走远之后陈果直接一记爆锤砸在包子头上。

叶修叹了口气,下午本来还想找蓝河继续帮忙估计也没戏了。

——————

结果下午叶修睡了个午觉出现了训练场的时候发现蓝河已经在等他了。

“你在啊?”

蓝河也惊讶了“今天下午不也是适应训练吗?”

于是把之前的bug反馈给了叶修,上面按照已经修正的和尚未修正的和属于新版本调整的分出三类,其中尚未修正的也用红笔注上了预计修正日期。

这个是技术部早上交给蓝河的,他上午陪着叶修记录,估计就是趁着中午的那段时间整理出来的。

“在水里吃了毒料理之后吃增益药剂和牧师的buff不叠加。你看这几个属性都没变。”

“恩”蓝河记录。

“没生气?”

蓝河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然后才说“网上这种想什么说什么的人太多了。”

“对啊,忘了新人保姆是你本职工作了。”叶修说,“包子没什么恶意。”

“我知道,估计是想问我是不是单身,单身才比较好搬家吧。”

叶修有些惊讶,没想到蓝河对这种话题并不在意。

“不过他说的有一句是对的,真不来兴欣?”

“不了。”

“待遇虽然不高但可以给你带来心灵的充实和满足。”

“……”

“而且没有那些勾心斗角的糟心事啊。”

蓝河笑了“人在江湖,你说没有就没有,谁能保证啊。”

“有的话我不让你搀和呗。”

在游戏仓里的叶修看不到站在游戏仓外的蓝河此时愣住的模样。

“怎么样,来兴欣吗高手!”

蓝河吸了口气,平静的说“不去。”

 

 

评论(59)

热度(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