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 第一个番外(中)

*我觉得(下)里面也无法把大家的喜闻乐见搞出来(心虚)

 叶蓝双花ABO段子 第一个番外(中)

 


张佳乐买了一箱可乐和一大桶油还有一堆零食。

出门的时候蓝河就目测了一下觉得他一个人扛不动。

但他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以前扛过比这重的东西一口气上五楼,然后豪气的一甩小辫,运了口气大包小包的一拎。

“…………我帮你拿点吧。”看着十秒还没挪动出五米的张佳乐,蓝河忍不住说。

——————————

那堆东西两个人拿起来其实也很沉,缺乏锻炼的两个人搬搬停停出了一脑门子汗。

“晚饭在我那吃吧,等会再下去买点菜,吃火锅。”

“没事别麻烦了。”

“就咱俩人,大孙出门了。”

“?”

“刚吵了一架,因为什么忘了,不过现在想想还是有点生气。”

蓝河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评论,“你家几楼?”

“这是孙哲平家。”

“好吧他家几楼。”

“六楼。”

蓝河深吸了口气“……上吧。”

正说着的时候,楼上急急火火的下来一个人,是孙哲平。

看见张佳乐,明显那个人的脸色就好了一点,顺手就把两个人手里的东西接过去了

“……你干嘛去,离家出走?”张佳乐问。

“找你。”

“找我干嘛。”

“你不是想吃火锅么,买了材料回家你就没影儿了。”孙哲平转身往楼上拎东西“下次出门带手机。”

“……哦,哦。”张佳乐答应了两声嘴角就藏不住事儿的勾起来了。

蓝河彻底理解要安抚一只生气的张佳乐是多简单的事。


————————

便利店就在入住酒店的对面,从叶修的房间就直接能看到,加上这个时间正好是大家都出来进去人正多的时候,估摸着不会有什么危险就让蓝河自己去了。

结果蓝河半个小时都没回来。

叶修就给蓝河打了个电话。

是张佳乐接的“喂蓝河正在我家吃火锅呢。”

“…………”叶修难得无语,“自己幸♂福了就去破坏挚友的和谐生活可不道德啊。”

蓝河快要到发情期而且没吃抑制剂,散发的信息素即使是孙哲平这样有标记对象的Alpha多少会受到影响,而受到的那些影响最后还是要转到张佳乐身上。

叶修知道张佳乐没这根神经。

 “万恶到头终有报啊张佳乐大大。”

“想到你现在憋屈的脸我就有点高兴。”

“不跟你说,叫大孙听电话。”

“没空,剥洋葱呢。”张佳乐说着就把电话撂了。

——————————

叶修三十分钟后就顺着义斩那边打听到的地址摸上了门,正好是材料都准备好开始下锅的时候。

张佳乐呲着牙把人堵在门口。“你是算准了饭点过来的!副本人数满了!”

最后还是孙哲平出来抱走了门神才放叶修进的屋子。

进了屋子叶修就笑了,桌子上早就摆了四副碗筷。

因为都是发情期前后,蓝河吃得不多,张佳乐一开始摆出了大杀四方的架势,结果吃了两小碗菜和肉片就趴在桌子上恨恨的看着剩下那两双不停往锅里伸的筷子。

叶修故意吃得很香还时不时吧唧两下嘴。

“怎么你这烂人都有人要,世道呢。”张佳乐叼着牙签嫌弃。

“啧啧,一顿肉而已,这么诋毁哥,多大仇。”叶修指指厕所“不然你去厕所吐干净再来战。”

“……!”张佳乐吃得有点顶,被这么一说顿时有点恶心,拿起孙哲平那杯水压了压才下去。

最后买的几斤肉片全都便宜了孙哲平和叶修。

吃完了张佳乐想喝点啤酒,叶修也想去买烟,但都不愿意出门。

于是决定打牌定胜负。

牌这东西是三分技术七分运气的,蓝河看了一眼张佳乐觉得自己闭着眼睛也不至于是要顶着冷风出门的那个。

两圈牌下来,叶修和孙哲平各有一次最先出去,张佳乐两次都是第二。

两回几乎一张牌都没出去的蓝河看着手里一串小牌没了语言。

“乐乐每次和大孙‘在一块儿’之后运气都会好上几天。”

说完这话的叶修就被恼羞成怒的张佳乐用手里的牌糊了一脸。

“我替你去吧。”叶修拿了大衣把准备起身的蓝河摁了下去,拍了一下孙哲平的肩膀,“这我不熟,大孙带路呗。”

张佳乐立刻就警觉起来,毛都炸了起来瞪着眼睛“你干嘛,别打大孙主意我告诉你。”

“放心,没人跟你抢。”

“靠告诉你大孙一堆粉好吗!”

看叶修搭着孙哲平肩膀出了门,张佳乐恶向胆边生,拉着蓝河就去了隔壁房间关了门,捧着自己和大孙的笔记本上了游戏,指点蓝河PK。

张佳乐坐在床上打得有点犯困,早上坐飞机又刚刚被标记过,体力早就不行了。

眼前的大神嘴里叼着个大苹果盘着腿坐在床上穿着粉色小花的睡裤和一件看着就大了一号的T恤,一弯腰脖子到胸口一个两个三个的吻痕……蓝河非礼勿视的低了头。

卧室不大,虽然是孙哲平一个人的屋子,却能从摆设看出来,它也早就做好了等待另一位主人入住的准备。

每一件简单的陈设都充满了过日子的味道。

叶修也经常会拉着蓝河PK。

虽然最后的结果也是被各种装备的叶修打趴在地上,但叶修确实很有耐心——他本身并不是一个擅长对别人付出耐心的人,有时为了纠正蓝河一个习惯性动作需要练习一个晚上,叶修也就一边

呵呵的说着各种各样不靠谱的话一边陪练。

不感动是假的。

蓝河喜欢叶修。

所以明知道这次跟着蓝雨的战队来到B市会发生什么,他还是来了。

浅花迷人使出了一招空中射击,蓝河忽然想起叶修提到新版本更新时说过一次,现在的剑士可以瞄准对方起跳的位置,在他落地的瞬间用上挑的攻击有100%的概率让对手浮空。

吃了一串连招之后的张佳乐也不打哈欠了,来了精神连着一串大招直接把蓝桥放倒在地,但自己的血条也下去了明显的一截了。

张佳乐我懂了我什么都懂了的表情盯着蓝河。

“你坏了。”

“?”

“不过叶修那人除了心脏,在人格上也没什么大缺陷了。”

“……恩。”

——————

叶修和孙哲平顶着冷风走在外面,讨论了一些Alpha之间技术性的话题之后,叶修打了个喷嚏“乐乐又在说我坏话。”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

叶修修正了一下“张佳乐大大又在说我坏话。”


“说起来上次你俩吵架闹挺大啊。”

“……”

叶修说的是四个月前差不多是大家陆续准备离开H市时的事。

荣耀的游戏仓为了防止玩家在游戏过程中身体离开座椅弄了一条类似安全带一样的固定带,然后在两腿中间设计了一个隔离板往上扣固定在腰的位置。。

这个设计本意是好的,但显然没有考虑到Omega这一使用人群,座椅坐下之后大概直接抵到两腿中间的地方,平时还没什么,到了发情期吃了抑制剂还是难受的时候就要命了。

玩荣耀的Omega虽然不多,但也有不少买了游戏仓的,却没人提出来这个缺陷。

一开始张佳乐觉得是自己反应过度,后来琢磨明白了,一般的Omega谁在发情期还要坐游戏仓。

现实中身体不舒服到一定地步的时候游戏就会报错直接开舱盖,张佳乐连着报了几次错之后下次干脆训练的时候多穿了两条厚裤子。最后在秋老虎的淫威下中暑了。

结果那天电梯还就好死不死的坏了,韩文清一路背着他下楼去医院,一楼的人都出来围观,那场面要多壮烈有多壮烈。

当时不在场的孙哲平知道这事就跟韩文清说以后发情期的训练就先不去了。

躺在病床上的张佳乐大怒,这事凭什么他说了算!

他说了真的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你已经被孙哲平标记,又是法律上承认的伴侣,A是有权决定自己的Omega是否工作和工作时间的。

之后张佳乐和孙哲平吵了一架,最后张佳乐摔门离家出走回了宿舍,转天和霸图回Q市,孙哲平也没来送他。

“后来怎么招和好的?”

“没怎么招,自然就和好了。”孙哲平说,“是人就有脾气上来的时候,他是,我也一样。”

“可再怎么吵也没再说过散伙。

差点就没机会在一起了,哪儿舍得分开。”

 

 

评论(106)

热度(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