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12)

*学校论文回家键盘的我很贤惠,因为蓝河出场了所以打了叶蓝的TAG,但这张主双花标记


*没肉肉,哼唧


叶蓝双花ABO段子(12)


 


 



因为散人和千机伞的特殊性,所以在游戏仓化之后,总会出现各种攻击判定的差错和bug。


这件事情只能叶修自己来一点点找,不然等到联盟引入游戏仓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所以张佳乐和蓝河还有苏沐橙每天都要陪着PK找出上述的漏洞。


张佳乐这几天没少赢叶修,虽然嘴上得瑟几句,但帮忙挑起错来张佳乐也一点不含糊“刚才那招你应该打断我了,攻击范围的判定出问题了。”张佳乐想想说“当然我是故意露出破绽让你打断的。”


这么忙了一下午,叶修提出请客,当然是孙哲平付账。


叫上还在忙着整理资料的蓝河,几个人出门吃了一顿烤肉,吃得肚皮滚圆着出来的张佳乐对着夕阳伸了个懒腰。


蓝河不太明白明明是自助烤肉为什么也能抢得这么厉害。


回去的时候叶修和蓝河绕路去买菜,剩下两个不肯做饭的就买了几个汉堡当夜宵,溜达着回家。


这天张佳乐穿着一双长靴紧身的牛仔裤包着两条长腿,加上他最近散发出来的若有似无的Omega的味道————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快到发情期了,但他自己似乎没注意到这一点。


一路上时不时就有人往这边看,不光有A,还有Beta。


最近因为要每天参加训练,张佳乐脸皮薄,也就没再做过,顶多是互相用手帮对方出来而已。


所以现在这个晃来晃去根本不知道自己暴露在他人视线中的张佳乐身上并没有自己的气味,这让孙哲平第一次明白了所谓的标记欲望竟然如此的难以克制。


回去的路上孙哲平正强压着火,就看见路边僻静的巷子里好像有几个人影晃动。


有两个人似乎注意到了张佳乐,但另外三个人在围着另外一个————是一个已经晕倒的Omega。


他们手上拿的是那个粉色的瓶子。


皱了个眉孙哲平直接报了警,看着那群人要把那个倒下的往里面拖,就上去制止。


张佳乐也要跟上去,被孙哲平拦在一边。


“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别过去。”


“……”死死的攥住拳头的张佳乐终于还是站住了。


——————


两句话没说上对方的棍子就招呼过来了。


孙哲平闪了第一下挥了一拳撂倒了一个,结果后面打上来一个。


根本没看到后面还有个人,左右两边都有人扯着避无可避的孙哲平被对方揍了狠狠的一拳头,头一下被撞到墙上。


耳朵嗡了一下之后睁开眼视野都红了。


Alpha体内的好斗的因子完全被激发出来,打架的经验告诉他这个伤没什么大问题,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孙哲平踢开一个冲他打过来的人。


这个时候,他眼看着一个红头发的就这么抡着拳头就冲进了人群,像是疯子似的拎着其中一个的头就往墙上撞,我操你敢动他!!!你居然动他!!


谁都没想到这个刚才站在一边的人会突然冲过来,打架跟不要命似的,一时间全都有些怕了。


张佳乐撂倒了一个,就站在了孙哲平的身边。


对方一共五个人,已经躺了两个,剩下三个还在虚张声势。


张佳乐笑了。


他和孙哲平这么多年的默契不是说说的。


所谓搭档,不需要语言,甚至不需要眼神,只要看到对方的动作就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动。


那是刻在骨子里的信赖。


杀红眼的张佳乐和搭档撂倒了最后一个之后就像是完成了野外的pvppp一样爽快,抹了一把手上的血,马上想起孙哲平的伤。


“你怎么样了!”


“没事……”孙哲平捡起地上的围巾在脑袋上裹了一圈,暂时止了血,然后看了一眼一地狼藉。


警车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大孙。”


“?”


“你说咱算正当防卫吗。”张佳乐用长靴拨拉了一下躺在地上哼哼的小混混,有点吃不准。


“……见义勇为吧。”


接到孙哲平的电话,叶修和蓝河是一起赶过来的。


警察正在帮助医生把小混混抬上车。


其中一个还在临上车前哼哼,那俩欺负人……


张佳乐看着远处医生给大孙包扎伤口,急得不行,连叶修都没看更别提警察。


有小混混反咬张佳乐和孙哲平是过来争夺那个Omega的,并非救人。


蓝河态度很好,警察同志这个一定是误会。


那个Omega还没醒,你们先到警局等到他醒了证明你们说的话再走。


警察同志这可不是误会,叶修说,这些人用FIL犯罪,我朋友这是见义勇为。


“把人打成这样?”


“那些小混混自己互相打的。”叶修眼睛都不眨“我这俩朋友一个受了伤一个自己就是Omega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一个伤得轻的小混混吼,操别tm睁着眼睛说瞎话哪儿呢Omega!


警察在蒸腾着杀气的张佳乐和坐在那边穿着冬装也能看出肌肉的孙哲平之间徘徊了两圈“逗我呢吧,你们谁先动的手。”


这要是真进了警察局就是大麻烦了。


张佳乐被叶修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掏出钱包“这呢这呢。”


孙哲平伸手想拦,却慢了一步。


Omega的身份识别证明上都有一个红色的标示,警察看了之后又打量了他两圈。


“我这朋友长得凶但弱不禁风的。”叶修用眼睛余光目送着那个脸上还印着张佳乐鞋印的人上了救护车之后才继续说,“别看这么高个子,别说打架,一推就倒。”


“还爱哭。”叶修补了一句


“怪不得眼睛都红了。”警察了然的点点头,相信了叶修的话,只留了两个人的联系电话就让走了。


——————


张佳乐想去扶孙哲平起来,结果刚一转身脚就一软差点跪下,还好叶修扶得快一把捞起来。


一脸血都面不改色的孙哲平吓得脸色都变了,当街就要扒张佳乐的衣服看是哪里受伤了。


这时才有人想起那个FIL,刚才那个小混混身上都是喷了那个香水的,张佳乐是看见孙哲平受伤红了眼了,哪里顾得上这个。


这几天本来就有点要进发情期的意思,再来一个FIL就直接炸了。


叶修把蓝河的围巾捂得严实了一点,大孙,是我帮你叫车回家还是直接去对面宾馆开房?


回去吧,孙哲平说,宾馆里没我那号的套。


叶修一愣笑了,乐乐行啊,幸♂福啊。


张佳乐虚弱的从孙哲平肩膀上抬起头,“叶修你等着,老子消了debuff第一个就灭你……”


——————



回到家孙哲平把张佳乐往床上一放一边亲一边去脱他的裤子。


本来说没买润滑剂,但手往下面一伸孙哲平就意识到没这个必要了。


张佳乐已经被FIL激得进入发情期了,那里软得像水一样,轻松的就把中指捅了进去。


张佳乐躺在床上,气都喘不匀,他知道自己现在怎么了,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身体已经做好准备了。


虽然不甘心,但说到底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块,这是自己这么些年攒的幸运值换的最宝贝的东西。


结果孙哲平进了一个指头就退了出来,张佳乐有点奇怪。


低头去看发现他弯下腰开始帮自己脱靴子和衣服,又下床去打开柜子。


操!来战啊!等着呢!


张佳乐不满自己被剥了白条对面连个拉链都没开。


孙哲平拿了个瓶子又上了床,张佳乐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想起来好像是医生给的,对的,抑制怀孕的……


这次是要来真的了。


据说Omega对于被标记有一种本能的期待,张佳乐不知道自己身体是不是期待,反正他紧张。



“!!!”忽然感觉自己那根被湿热的裹了进去,张佳乐吓了一跳,才看到孙哲平居然用嘴在含自己的……


我操!他干嘛!张佳乐是想喊出来的,结果嘴一张开全是不能听的嗯嗯啊啊,想伸手推他又想起他头上有伤,发情期的O根本禁不起这么挑逗,没几分钟就缴械投降的张佳乐软成一团,连哼哼的力气都没了。


我喜欢你。


孙哲平说了一遍。


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和你是Omega没关系,我喜欢你。”


张佳乐愣了一下,想起他回来路上一直攥着自己的手,咧开嘴笑了,眼睛里都是光彩,就像他们当年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没变。


“我愿意被你上是因为你是孙哲平,去TM的Alpha。”


又说“我是Omega这件事这辈子都改不了了,我都不在意了,你难受什么?”说着张嘴就在孙哲平鼻子上啃了一口。


张佳乐新添的毛病,一害羞就咬人。


“快快快来战!”爬起来跨坐在大孙身上,抬起手指头戳戳他的腹肌笑得特别帅“你个伤员就弱不禁风的还是躺着吧,我来就行。”


孙哲平知道发情期Omega的敏感程度来说,骑乘位的可能性不大,但眼前难以抵挡的诱惑让他决定闭嘴,暂时欣赏着眼前的风光。


虽然感情上是势均力敌的五五分,真到了身体力行的PK张佳乐在插入的瞬间腰和腿就都被快感夺走了力气,差点直接坐下去插到底。


还好孙哲平早有准备,两手扶住了他的腰,换了个正常位。


刚才一坐直接进去了一半,张佳乐气都喘不上来的张着嘴,孙哲平就凑上去吻他。


发情期的Omega哪里都是软的,两个人一边接吻手一边往下伸去摸那个还连接着的地方,孙哲平在他耳边嘿嘿笑着说,乐乐,下面湿了。



感觉那片盖着生殖腔入口的小肉片被翻开,那根粗大的东西就顺着那个小口慢慢探了进去,那种被进入到身体深处的感觉和从根本不受控制的快感让张佳乐难受得脚趾都蜷缩起来,不停的磨蹭着床单。


孙哲平进入得很小心,整个过程也很漫长,张佳乐几乎窒息,他想深呼吸,但只要吸气,那里就会跟着收缩,身体被刺激得一阵阵的打颤。


卡结的时候,张佳乐嗓子都叫哑了,滚烫的精液打在刚刚转化的器官里,身体不受控制的一阵阵发颤痉挛,说不出是疼是爽,意识现实都混作一团白,就觉得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一样。


孙哲平用力的亲他,发狠一样的叫着他的名字,张佳乐,你是我的。


 



——————


两个人之前上网查过关于第一次发情期和标记的问题,都说转化的第一次发情期时间特别长间歇很短,一般Omega在被标记后就可以结束发情期,但转换O在转化后的最初两年内,发情期即使被标记还要再持续一天,总的来说就是一晚上鏖战的准备。


当时还有点尴尬的互相笑对方,那之前要买点运动饮料不然这消耗量一晚上就干了。


现在看来那些话是一点都没水分。


连着做了两次,两个人都在床上休息,张佳乐是已经瘫了,保持着刚才被战成大字样子的姿势就开始晾着肚皮休息,孙哲平给他身上盖了条毛毯,抽事后烟。


张佳乐的身上多了两块淤青,估计是刚才打架留下的。


几乎没人见过这种不要命的打架方式,现实里张佳乐和他都没有一身钢盔铁甲,挥的都是血肉做的拳头,被揍不是掉个血条,是连着心肺的疼。


孙哲平看着为了自己不要命的人心疼。


偏偏这个人还觉得理所当然。


烟味冲淡了一下空气里信息素的浓度。


张佳乐深呼吸了一下二手烟,觉得心情不错。


大孙,你看我打架风采依旧。张佳乐挪了挪腰,结果就感觉那个地方黏黏的液体在往外流,想起第二次的时候自己说了一句疼,孙哲平就没卡结直接射在外面了。


可可这个‘外面’对一般人来说也是‘里面’啊!!想到这个名词叫中出张佳乐的脸顿时脸红了,伸手把被子扯过头顶盖着。


是啊,你天赋点全加打架了。这是要干什么,装死人?


……


被我干死了?


嘴下留点德,迟早日你。


行啊。孙哲平说。


……!


等你过了发情期。什么时候都行。孙哲平隔着毯子用力揉了揉张佳乐脑袋。


张佳乐庆幸自己有条被子。


但孙哲平肯定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表情,那个家伙根本什么都知道!


草草草!!!


这辈子喜欢这么个人他妈的值了!


 


————


孙哲平扯了扯被子,没扯动,叹了口气说我去煮点面条,吃完养精蓄锐继续啊。


大孙贤惠啊……乐乐动了动被差点掰断的老腰,嘴上想占两句便宜。


谢你今天英雄救美。


张佳乐眨了两下眼睛吼起来,腰一软直接嘎嘣一声摔回软被子里,两条长腿扑腾了两下,擦你都跟谁学的这么贫!“下倆鸡蛋!”打了一通架就上床大战,能不饿么。


孙哲平从厨房探出头,“行啊,一会我要卡两次结。”


“操没门!!!”


“一小片薄肉一顶就开了。”孙哲平从冰箱里拿鸡蛋一边乐“有门”


“×(&×……&%……&%&……!!!!!”张佳乐挣扎着爬下床冲到厨房对着正在煮面的恬不知耻的恶棍的后脖子就是一口。



 


 

评论(106)

热度(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