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8)

*我尽力了但是依旧是一锅黑暗料理大家……原谅我这个平时吃大肉产青草的废吧……QAQ

*不看不怎么影响阅读下一章,下章叶蓝全面上线。

 *这原本只是个脑洞,不知道怎么感谢大家的喜欢,只能快快更文了555

 叶蓝双花ABO段子(8)

 

 

 

孙哲平进去的时候张佳乐眼泪一个没憋住就出来了。

其实并不像想象里那么疼,虽然没到发情期,但身体已经为了接受这个Alpha做好了准备。

但他说不出那种让自己一直鼻子发酸的情绪是什么。

他不能告诉这个打算救自己命的兄弟,我喜欢你好久了。

自己就是这场悲剧的肇事者和受害人。

但孙哲平就是无辜受难了。


事先挤入身体的导入药剂黏黏的胶状物十分难受,最可怕的是它发出的声音,每一个抽出插入的过程都像是被这种声音放大了几十倍。

这活儿太折腾人了。

一开始孙哲平还记得医生的叮嘱,多刺激生殖腔的入口。

现在Alpha的本能只想让他捅进那个入口,卡结,标记。

可偏偏张佳乐还不配合,每次只是擦过那里就一阵抖,声音调子变了。

孙哲平被夹得气都喘不匀,拍了张佳乐两下想让他放松结果他哽咽了声夹得更紧了。

互相需求的本能带来的巨大快感让他除了急速的呼吸以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孙哲平知道自己应该把节奏慢下来,但现在早就不是谁能控

制的了。

空气里是被Alpha和Omega的气味调和的甜香“等出院好好做个够。”

现在张佳乐听到这句话也想不出是什么意思了。

脑子里已经没有可以用来思考的细胞了,所有的血液都堆积在下半身,滚烫的。

要死要死……

张佳乐想告诉孙哲平自己快死了,被你上死的,负责。

这算不算医疗事故……

他觉得眼前发白,手指本能抓紧了最想要的人,嘴开开合合的发不出声音。

帮个忙……难受……

结果孙哲平吻上来了。

一个吻直接到缺氧。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弓着腰方便下身捅进自己身体那根粗长的棍子进到更深的地方。

孙哲平几乎摁不住他,只能整个人压上去,胸口贴在一起,嘴也在一起。

等到张佳乐喘过来气的时候看着自己小腹上湿粘的白液。

两个人都喘了一会,还是张佳乐先嘶哑着嗓子开了口“……这算是成功了吧。”

医生一开始对这个从头开始就非暴力不合作的病人就没报太大希望,所以目标定得不是很高,可以通过引导插入完成一次高潮就行。

你收拾一下,一会叫医生看看。孙哲平抓过一旁的T恤把张佳乐腿上肚子上的东西擦了擦,又随便抹了把自己腿间就站起身。

诶你干嘛去。

孙哲平指了指自己胯下那根还带着硬度的东西。

张佳乐咽了口口水,那啥,得了礼尚往来,你帮我我也帮你,说吧用嘴用手。

嘴。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被咬的发红的嘴唇,抬手摸了一下。

张佳乐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打断了酝酿感动的读条,我靠!蹬鼻子上脸啊我就跟你客气一下你来真的!

那用手吧。

那,那我来了。

乐乐伸出手爪子,去摸孙哲平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上面还带着好多导入液的庞然大物。

想到这根在五分钟前还在自己的肚子里戳来戳去,张佳乐就手滑了。

孙哲平抽了口气,特无奈的说,乐乐,不是这么撸的……

哦哦……我操不对我还用你教我怎么撸管子!?


撸了两下张佳乐手不动了。

孙哲平正闭着眼享受,这奇怪也睁开了眼,正好看见那一头红毛的小子俯下身,正打算用嘴含自己的,忙伸手托住他额头,结果抬起头来却看见一双兔子一样的眼睛。

“怎么了?”

张佳乐犯了犟脾气抿着嘴不说话,瞄着孙哲平扔在一边的T恤伸手拿过来要擦眼睛,被孙哲平眼明手快的抢下来“脏的!”

“大孙……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倒霉。”

“跟你比还凑合。”

“……”张佳乐没跳起来,甚至连句骂都没有。


孙哲平拍拍他肩膀,起来。

干嘛。

要哭去浴室里,我陪你。

操,谁他妈要哭……

行,是被我操哭的。

操!!!!!!

————————

病房的私人浴室两个人就着一个花洒洗,和以前一样,用一瓶洗发水,你身上飞起来的水溅到我身上。

“转化这段时期心情容易不好。”孙哲平说,“都这样,正常的。”

“……”张佳乐假装忙着洗自己的红毛没理他。

孙哲平没有那头长发自然比张佳乐快不少,洗完就打算出去,结果被一把扯了回来。

连滑带踉跄扶着墙才算勉强站好,孙哲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骂了一句。

张佳乐就贴了上来。

他的眼睛比刚才还红,跟只狼崽子似的发了狠的一边亲一边咬,孙哲平嘴里都尝到了血味道

抱着他的手没放,左手右手一起搂着这个人。

过了一会才听张佳乐开口。

大孙…知道得这病时我特难受,我不想死。

我想要的是和你一起拿个冠军。

我想要咱俩的名字并排着,给所有人看。

张佳乐的声音嘶哑着很低,却像是点着了炸药。

我喜欢你。

————


孙哲平像是疯了一样的吻他,刚才没熄的火又被点了起来,两个人位置换了个个,张佳乐被摁在浴室的墙上被孙哲平扶着腰就顶了进来。

张佳乐被顶得几乎站不住,也忘了咬着嘴不出声了,额头顶着浴室的瓷砖一下一下的承受着从背后的冲击。

做完之后张佳乐直接累瘫到浴室地上,孙哲平关了花洒就把人抱进了放满水的浴缸。

张佳乐哼哼唧唧,找不到什么话题又不想沉默,就拿手拍水。

孙哲平就伸手扣着他的手,张佳乐就拿着两个人的手往水面砸。

“繁花血景!”

两个人都被水泼了一脸。

“25往上的转化据说70%的死亡率,我这次算幸运的。”某个活动幸运E说。

“有我在呢,你死不了。”

“那要是我没这出你打算怎么招。”

“不怎么招。”

“……”张佳乐听得有点难受,这话也太实在了。

直接说你TM的不喜欢我就得了。

为了救自己的命牺牲一下色相而已,孙哲平干得出来。

“反正迟早要变成这样。”

“……………………啊??你不是说想当我兄弟吗!你想上兄弟吗!”张佳乐本来坐在孙哲平怀里,听了这句话猛地转过身,因为是在浴缸里没有领子,于是就照着孙哲平的脖子上抓了几把

晃了晃。

孙哲平像是更惊讶一点的看着他,死死的盯着张佳乐看,然后发现他似乎真的很茫然,才开口解释。

转化其实是潜移默化的。

是双方信息素互相影响的结果。

简而言之,在你想被对方标记的时候,对方也在想着可以标记你。

“你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查的,顺便托朋友问的这方面专家。”

以为孙哲平只会用谷歌的张佳乐恨恨的咬着后槽牙。

不对,等等。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想过标记我!?!?”

“早就想,现在也想。”

哦……哦……拖了两个长音,虽然还在想着“操那医生平时话那么多怎么不多说半句,自己当时怎么就没多嘴问一句”一类的
,不过张佳乐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害得他们两个在医院的罪魁祸首居然可以找一个共犯,有点高兴。

暖和的感觉又回来了。

大孙,我给你唱首歌吧。

唱什么。

刘海砍樵。

——————

 


回去路上叶修去了趟便利店买烟。

出来的时候扔给了蓝河一盒抑制剂。这十年来鼓励生育的措施之一就是抑制剂的价格一再提高到了原来的十几倍,而且因为被划分到药品类之外,所以Omega人权协会并不能提供报销。

“公款报销的。”叶修说。

蓝河这才留意到自己身上确实有omega的味道,有点尴尬,他以前没在这么多A聚集的地方工作过,所以不晓得对这个药的需求量“蓝雨没这个福利的。”

“不然说让你来兴欣呢,来不来不,管饱的。”

蓝河黑了脸“不去。”

“你现在都在兴欣挂着名呢,这是员工福利。”叶修跟蓝河说,拒绝了他给自己的钱。

两个人又往前走了两步,蓝河奇怪的看着走在后面抽烟的叶修“叶神,你宿舍在那边。”

“送你回去啊。”

“我自己回去就行。”蓝河回得特别快,声音不自觉也大了一点。

“你有Alpha恐惧症么。”不怪叶修这么想,每次一提到性别相关,蓝河的反应首先就是和自己拉开距离————这让叶修有点不舒服,一向是他扔难题给蓝河去纠结,这次却被反过来将了一军。

“我体检年年各项都是A。”蓝河回过头,他和叶修隔着一个路灯的距离。

叶修一直以来的嘲讽笑容没有露出来,只是看着他。

“可比起近距离的仰视,我宁可远远的看着,这样我不需要抬起头。”

叶修挑挑眉,头一次注意到这个平时说话温和看着普普通通的Omega也有这样强烈的感情。

“那我知道了。”

蓝河一愣“你知道什么了?”

“告诉你就没意思了。”叶修挥挥手“你前面走吧,我后面潜行跟着,保证不让你发现。”

“………………叶神你还是走我旁边来吧。”

 

 

评论(157)

热度(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