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6)

叶蓝双花ABO段子(6)

 

 


张佳乐把灯关上,把DVD放到去,然后抓着两袋薯片跳回床上叠了三个枕头两床被子,然后拍拍床叫人“快快开始了!”

孙哲平看着昏暗的室内只想睡觉。

但张佳乐就紧紧贴在自己身边,医院暖气开得足,他就穿着个长袖T恤还撸起来半截袖子,下面是宽松的病号服的裤子,盘着腿坐着的时候就露着半截小腿,最要命的还是随着转化进入四期,他身上越来越浓的甜味,

孙哲平装着打了个哈欠,又根本睡不着。


“卧槽这么精彩你居然打哈欠,糟蹋艺术。”

“恩刚才那条腿锯得挺艺术的。”

“你没害怕的东西么。”

孙哲平想想,“有啊,怕你倒霉。”

“日。”

过了一会,电影里正在一片惨叫和血雨,俨然已经达到恐怖高潮的时候,张佳乐忽然开口“我也有害怕的东西”

“我能自己一个人打荣耀,更何况我有现在的队伍。就算我现在是Omega,我也有自信我可以拿冠军,打败你们所有人。”

孙哲平不用扭头看就能想到此时张佳乐的表情,正因为有这样的傲气,他才是张佳乐。

又过了几分钟,张佳乐又说“我上网查了,四期基本上没什么危险了,所以引导者可以一星期来一次。”

医生说,照这个恢复趋势,下周就可以开始准备四期的引导行为了。

“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你回去吧。”

————

孙哲平走的时候门摔得咣当一声巨响,盖过了电视里主角惨叫的声音。

值夜的医生冲进了病房,看到一脸难过的病人和散了一地的薯片。

“你现在已经进入四期了,理论上很安全了。”

“恩我知道。”

“三期的死亡率在千分之三,但在已知的176位二十五岁以上病人里,即使在有引导者的前提下,死亡率在70%。”

“!!”

“你的两位引导者知道这件事,他们都要求我不要告诉你。”


张佳乐明白刚才孙哲平说的害怕的事指的是什么。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段时间孙哲平几乎不睡觉的看着自己。

鼻子里像是堵着什么,酸疼酸疼的让人直皱眉。

跟医生借了手机,张佳乐给孙哲平发了条短信。

对不起。讲和吧。

孙哲平直接打了电话回来,声音里听着还有点生气,但又挺无奈

“讲什么和,我这儿给你买夜宵呢,披萨要什么味儿的。”

“火腿金枪鱼!”张佳乐眼睛都亮了。


————————

 

这些日子每天只要一解散蓝河就没了人影,叶修连着一周都没和他说上话,想着要不要上游戏堵他。

叶修不知道怎么哄生闷气的,不知道自己在躺平了让他杀几次行不行。

这天训练完蓝河来找他。

我想让你帮我看看。

蓝河开着自己的蓝桥春雪一个人进了副本第一层。

第一层比较简单,可毕竟是十人本,叶修知道网上出了单刷攻略,但要剑客单刷还是有难度的。

蓝河选择的方法是快速通关,尽量躲开所有的怪,拖着剩下的怪直接冲动啊一层的传送口,这就需要几个加速和格挡技能还有角度跑位的组合。

一开始几个怪还简单,随着怪越来越多,就越要求操作的准确。

蓝河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紧张得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

练了一个星期,绝对不能出错。

不能在叶修面前出错。

————

蓝河在对待叶修的时候和对待别人有些不同。

在叶修面前,蓝河有时甚至有会有些刻意的强调自己的能力。

这不是炫耀,也不是示威。

蓝河没打算加入通关的队伍,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实力。

他只是不甘心而已。

这就是蓝河喜欢一个人的方式。

他喜欢叶修,从他们还在电脑的两头,对对方几乎一无所知的时候就喜欢。

他想把自己和对方放在对等的地位。

可叶修不会明白。

拖着10%不到的残血进了传送点,蓝河看着屏幕随着一道光束变白,提示 成功通关一层的时候,才松了口气笑了。

虽然晓得自己这个操作在叶修看来依然是小儿科,但蓝河在自己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然后他抬起头,发现叶修也在笑着看自己。

“人才哥,来兴欣发展吗。”

“不去。”

“一起吃晚饭吗,请你吃烧烤。”

“好。”

蓝河的发情期虽然过了,但因为一直待在Alpha非常集中的地方,所以身体本能的还是会作出反应散发出一些Omega的味道,这对于Alpha算是一种无言的邀请。

叶修琢磨了一下晚上就这么出门容易惹麻烦,就在两个人出门前把自己的围巾给蓝河严严实实的围上了,就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全都是迷茫。

“这叫筑巢行为。”叶神解释说。

“????”

_____


“这是让他的身体做好被标记的准备的行为。”医生一边解释一边看着好像要被做成小牛排的视死如归的张佳乐,扭头对孙哲平说,

“引导者注意不要成结,目前生殖腔口发育还不完全,卡结可能会造成裂伤。”

“好,能射里面吗。”

“…………………………”张佳乐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压住了杀意,淡淡的说“医生,我也有个问题。”

“你说。”

“打架算是剧烈运动吗”张佳乐抬着下巴指了指孙哲平,我想揍他。

“……”医生淡淡的瞟了一眼张佳乐,然后出门之前对孙哲平冷冷的说“戴套。”

这可不是气氛到了来一发,就是严肃的治疗的一环。

张佳乐拿着那罐导入剂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孙哲平站起来说,我去抽根烟。

走到门口看见呆坐着不动的张佳乐,叹了口气又折回来,

“来吧。”

 

 

*如果我就这么坑了,大家不要想念我这个不会炖肉的废物po主……

*关于蓝河的在这篇文章里的性格我也在这一章解释了一下。如果还是觉得“啊这样的小蓝不行”的太太请,请关了这篇文吧soooo sorryQAQ

评论(119)

热度(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