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5)

叶蓝双花ABO段子(5)

 


医生给张佳乐做完检查后说“你的身体差不多进入第四期了,可以适量的下床走动,但不能做剧烈运动。”

“那啥不是最剧烈的运动吗。”孙哲平随口插了一句。

“你懂毛,那叫引导行为,严肃的治疗环节,不是为了满足欲望。”张佳乐踢他。

“不,就是你满足你的身体为目的。”医生说,“不然怎么刺激转化。”

一边打游戏的孙哲平听着嘿嘿乐了,用脚直接去蹭乐乐大腿。

张佳乐羞愤的一头撞进枕头“满足脑袋!”

“让你欲仙欲死。”

“靠!!!!!”

——————

下午孙哲平出门了,张佳乐正缩在床上打游戏,忽然瞧见门开了个缝,叶修就进来了。

叶修放下手里明显是在医院的小卖部买的两块软糖,看着屋子的摆设叹了口气,都说A对O不仅有保护欲,还有筑巢行为。

原来都是真的。

孙哲平用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把张佳乐围了起来,就差拿个煎饼糊个天花板了。

这一屋子信息素的味儿哟,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刚办过什么,“乐乐,哭了没?”

“叛徒!你还敢回来!”

来了精神的张佳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床就揪住了叶修,听说你还管我们队长要材料!都吐出来!!

别这么说,老韩听说我是为了照顾你才缺勤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还托我好好照顾你。

我去!这都什么误会!!张佳乐脸都绿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架不住你们队长插上了想象的翅膀。

更何况你该谢我吧,没我你怎么过上这么甜蜜的小日子。

日子鬼,大孙都退了。

不然我劝劝他?

操,你是他谁!他都不听我的还能听你的?!

挺有自信嘛乐乐。

“……”发现自己又被绕里面的乐乐充满杀意的盯着叶修的脖子看,打算咬上去。

“这样不挺好的么。”

“你懂屁!他心里就当我是兄弟!”

“他肯做到这个地步,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我张佳乐在他心中有这个分量。”

“他不想让我死。”张佳乐攥紧了拳头,“可我不能这么坑兄弟啊……”

这些话他没办法对孙哲平说,只能告诉叶修。

————

叶修走的时候顺走了一大把特好吃的奶香花生米,还顺便在张佳乐脸上捏了一把。

张佳乐有些后悔没在他出本前弄死他。

“对了,我是从训练室溜出来的,我走的时候大家正好开会呢,大孙不是回去解释你俩退出的事么。”

“…………………………操!我以为他去买鸡爪子了!!”张佳乐瞪大眼睛一脸绝望,“完了我转化的事肯定都知道了……”

“我对外可说你因为可乐喝多了得了急性阑尾炎。”

“可乐你妹”张佳乐依然一脸绝望“大孙跟你不一样啊他实在啊……”

——————

叶修回去的时候果然孙哲平还在。

推门的时候就听见孙哲平在坦白交代“最危险的三期已经过去,现在是四期。”

叶修想起来张佳乐的话,孙哲平可是一个过情人节会往你手里塞钱的实在人。

可是刚才孙哲平的话,其实更接近于一个A正在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不过转化现在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病,现在不是确诊近万例了么。”

“大多数转化发生在十岁后半二十岁前半……二十五岁以上的发病概率非常小,全球范围内目前不到两百例。”张新杰说。

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会。

“能去探病么。”楚云秀问。

“好像是除了引导者以外的近Alpha尽量不要接近。”苏沐橙说,“我听说这个需要引导,不然挺危险的。”

“我是他的Alpha。”孙哲平说“所以这段时间我和他都不能参加训练。而且他转化后需要恢复期,就算是进游戏仓也要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时间上来不及。”

“现在缺了一个近战一个远程,商量几个候选者,交给主办方联络。”韩文清这句话问的是叶修,叶修咽了嘴里的花生米把自己的几种构思说出来“这几种是比较理想的,不过还要看这几个人有没有时间来。他们就要改变现有的战术去适应一下。”

“我记得咱这里不是现成有个剑客么。”

正在低头叼着笔研究dkp的蓝河抬起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

几个人进会议室的时候自己正在整理数据,于是就坐在这里,平时他是不参加这种会议的。

今天忽然被叫到名字的时候有点愣,在理解了黄少天话里的意思之后蓝河的第一反应是看向叶修。

“现在叫谁,最快也要两个星期才能到齐,到时候咱们的进度要被普通公会团丢不丢人。更何况好歹是蓝雨的人,上次我瞟过一眼他操作还行啊,反正就是让他们通过目前的十层塔,开了新地图估计那俩也就能归队了。”

“少天……”喻文州看了一眼蓝河,目光也转向叶修。

叶修奇怪怎么一个两个都看自己“和我没关系,我不发表意见。”

“那要不然试试?”苏沐橙说“把果果也叫上,正好十个人。”

“要试试么。”韩文清问蓝河。

叶修知道蓝河不可能答应。

他对蓝河的了解,这个人是个团队观念非常强的人,而且虽然操作算不上顶尖,但对战场战力的分析都很敏锐,他应该十分清楚自己没有能力补上孙哲平的缺口。

更何况蓝河的操作虽然不差,但绝不是能连续能在几十分钟的战斗力保持零错误的人。

清楚这一点,他就不会答应。

 

蓝河心里明白,用陈果和自己去补双花的DPS的缺口,差得太多了。

但谁都没有说出口。

这时自己应该主动拒绝。

如果点头,接下来只能是自取其辱。

 

蓝河握紧了拳头。

“我想试试。”

————


“……”叶修看了蓝河一眼,“行啊。”

蓝河知道结果,可他还是想试试。

一辈子可能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和这群人站在同一个地方。

他不自卑,却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只是有些不甘心。

几个人都没进游戏仓,直接上的键盘。

被苏沐橙从宿舍拉来的陈果更加茫然,比蓝河还紧张,一进本没几下就躺在地上。

九个人硬撑着打完了第八层。

叶修拍了拍陈果,老板别泄气,开局那两炮打得特别漂亮。

蓝河看着屏幕上的数据,自己输出面板数字还算可以,可有什么用,没有叶修一直过来援护和张新杰的治疗,自己早就死了。

根本不行。

“那什么,”叶修开口说,“小蓝同志团队意识不错,就是这个副本容错率低,手速反应速度都有待提高。”

蓝河知道叶修这是在给自己解围。

于是他点点头,说了句谢谢指点,就转身离开了。

背后黄少天还嚷嚷着,瞧瞧咱们蓝雨的都是人才队长我觉得应该庆祝一下晚上吃个饭啊,你请我呗!

然后扭头就扒上了叶修,pkpkpkpkpkpkpk!就赌你兜儿里的花生米!!

叶修没理他,看着蓝河出门,却被苏沐橙从背后用指尖用力戳了一下。

“?”叶修回过头来看她。

苏沐橙鼓起脸偏着头看回去“知道我为什么戳你吗。”

叶修掏了根烟出来,表情高深莫测“你猜我知不知道。”

 

评论(84)

热度(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