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3)

叶蓝双花ABO段子(3)

 

 

叶修觉得蓝河和网上那个蓝桥春雪并不太一样。

话少些,几乎没有脏话,也更加沉默。

叶修看见他就会琢磨一下,网上那个一逗就跳脚的蓝桥去哪了,现在的年轻人线上线下真差这么大么。

当时他把提议把蓝河叫来,除了要他帮忙以外,多少是对这个人感兴趣的。

跟蓝河说有这个机会和战队一起吃住半年的时候,蓝河愣了半天打了一串“!!!!”

叶修就乐了,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对面这个人正在闪着星星看你。

但现在蓝河几乎没有抬头看过叶修的眼睛。

————————

最后boss倒下的时候叶修先上手扒拉了两把,然后转头对蓝河说,你分吧,这次还算红。


“这……叶神你先挑吧。”

“当谢礼了。”

“这都是我工作范围内的事情……”

“我是说你这个粥闻着真香,给我也买个呗。”

这么真诚的叶修画风有点不对,蓝河疑惑了一会之后坐在座位上,准备开始分装备。

忽然感觉大家很安静。

一点都没有打完boss坐地分赃的兴奋感。

“刚才那是……叶神……?”“我听见了,团长的声音,是叫的叶神……”“怪不得……”“这俩人……”

“………………靠你没关麦!!!!!!!!!!!!!!!!”

————————

“啊忘了。”叶修帮蓝河关了麦,伸了两根手指“两碗。”

蓝河磨了磨牙还是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一边分装备,哪件装备给谁哪件暂时放仓库都井井有条。

大多数Alpha都是发出指令的人,而Beta是受信并且执行者。

蓝河大概就是这两者的兼容体。

“一会朋友回来会顺便把粥送来。”蓝河说。

“?生气了?”

“不是,最近夜里不好出门。”最后一件装备蓝河分给绕岸垂杨,“最近这里出现了FIL的使用者”

FIL是一款名为坠入爱河的香水的简称。

五年前由著名品牌作为冬季主打面对十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推出的香水,但推出后立即停产宣布紧急召回,理由是它其中的成分之一可以让Omega强制进入发情期,抑制剂也不起效果。

而实际的新闻里只召回了百分之二十,开始出现了使用FIL针对Omega的性犯罪,因为法律上对待Omega发情期时没有受到明显的肢体暴力伤害的性行为是不追究责任的。

这件事一时间沸沸扬扬,而后来在这批未被召回的香水售出五年后这样的犯罪已经逐渐减少,但最近这个城市里开始出现了这种犯罪。

“危机四伏啊我们的世界。”

“没事,我自己小心点就行了。”蓝河处理完装备眯着眼睛伸了个拦腰,发现叶修正饶有兴致的在打量自己。


_____

转眼就到了圣诞节活动。

叶修指挥着自己公会咿呀呀呀的继续大杀四方,抢了一堆节日礼包满足的下线过节。

蓝河春易老一群人忙得团团转,到底也落了下风。

经验装备都是小事,好多女孩子没拿到那个圣诞雪橇都特别郁闷,私信着蓝河求安慰。

蓝河一边忙着安慰她们一边在地图边缘乱转,拣点漏掉的任务怪打礼包。

连叶修给他发的圣诞快乐都没时间回。

 

“圣诞快乐。”

叶修给蓝河端了块蛋糕上来,“他们在楼底下分蛋糕,抢疯了。”

“谢谢叶神,”蓝河有点高兴,然后瞥了一眼盘子里明显被人啃了两口的蛋糕。

“叶神……是你自己不爱吃吧。”

“怎么说话呢。”叶修把蛋糕放在蓝河面前,特别慈爱的看着他,“尝尝,里面有惊喜。”

“可我已经看见里面夹着草莓了…”蓝河看着几乎中间放了两颗大草莓被搞得变形的蛋糕…“我说叶神那个草莓后塞进去的把,洗了么,怎么我看着叶子都在。”

“看你一个人孤零零过圣诞,特意来安慰下你。”

不擅长拒绝别人好意的蓝河还是端着蛋糕咬了一口。

然后连着叶子一起嚼了嚼咽了下去。

叶修拍拍他脑袋,行了你继续忙吧,叶修起身说,“哥继续去看望孤寡老人,给他们送去节日的温馨和祝福,要是大孙来找我就说我去约会了。”

叶修其实每次回来身上都是带着一股很陌生的味道,淡淡的甜味。

晃了晃脑袋,蓝河就继续带着人一边打怪一边留意世界交易频道看有没有人卖节日礼包。

 

————————

 

 

可能跟下雪有点关系,虽然是圣诞但医院特别安静。

“靠,你又把我记录覆盖了!”张佳乐打开psv就骂,我昨天刚拿到的隐藏装备!

“换个游戏呗,练练手速。”

“……我暂时可能还回不去。”

“知道啊,哥的信息素没起什么作用嘛。我不想上你,你也不想让我上,正常。”

“那你回去吧。”

“等一个月,之后我们报了队伍进新图,咱就再见了,我就能帮你到这。”

“……你这个引导也没什么用就给我算个友情价吧。”

“看在荣耀和咱俩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九五折。”

“日你。”

——————

乐乐来帮个忙。

啊?

现在那个副本第八层,有个地方打算卡bug过去。

靠,太不地道了吧。

咱们算也是测试员,有bug就要想办法验证,然后小小的物尽其用。

这个bug大概只能开剑士卡,你配合我,上下哥的号对着墙放这几个技能。

两个人能卡过?

试试呗,应该能。

张佳乐开了电脑上了君莫笑。

然后就看见一堆的留言刷了屏。

大多都是骂的抱怨的,估计叶修圣诞节又没干好事。一堆抱怨里只有一个叫蓝桥春雪发了一句叶神,圣诞快乐!

张佳乐开着散人进了副本照着叶修说的对着墙打,虽然没用过散人但只要重复几个技能,倒没什么难度。

这个bug卡不好可以重新卡,怪都会散掉。

有两次张佳乐手没跟上打失误都直接出来。


要是搁在以前手残一类的垃圾话叶修早不知道嘲讽了多少,可今天叶修什么都没说,还时不时来两句话吐槽一下那些怪物的长相。

第三次张佳乐直接把笔记本电脑从膝盖上放下趴在床上打,这个姿势会压迫到腹部医生三令五申不让有,但张佳乐觉得偶尔一次一次十分钟,减肥都没这么立竿见影自己的身体哪里就这么幸运E。

于是这次的配合稍微好了点,叶修在一旁聚拢着怪一边躲闪一边哼歌。

这歌叫什么。

名字忘了,苏沐秋喜欢的。

张佳乐愣了一下,又看了看窗外墨色的天。

叶修聚拢了三分之二的怪然后卡到了bug点,所有的仇恨转到了君莫笑上,然后叶修开始输出。

这个时候君莫笑只要继续对着墙放技能。

过程枯燥容错率0。

张佳乐打了个哈欠,今天特别困,手指头也是冷的,可房间空调已经很暖和了。

忽然屏幕里闪过一道密语,张佳乐一看ID手就停了一下。

【叶修,他人呢。】

虽然一共五个字,但张佳乐知道这个人在问谁。

他想敲几个字说他挺好的,可叶修那边电话就响了起来。听叶修一边夹着电话一边打游戏的语气,是孙哲平直接打过去了。

张佳乐看到这几次字忽然有些难过。

想起最开始那段难熬的日子,多少次以为就放弃了,碰了多少钉子吃了多少苦头。

他知道,孙哲平是真在乎自己,就像在乎一个兄弟一样。

张佳乐咬住嘴唇,他难受。

然后他听见叶修似乎在叫自己。

他想抬起头却发现视野猛地模糊起来。

糟糕坏事。

张佳乐想伸手去够那个紧急铃,却疼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妈的疼死了……

 

——————

 


“我是不是快死了……”醒来的时候张佳乐发现自己还躺在原来那个病房而没被送急救,松了口气,但声音还是气若游丝。

“乐乐,你死前先留口气。”叶修摸摸他的头毛,动作轻柔得简直像是在心虚:“一会大孙过来,他要是要弄死我你要帮我拦住他。”

“&*&……&%……%&((&*@ ???!!!!!”

 

“刚才我不是正跟大孙通话呢么,你一红血我一着急,手机扔在那里了……通话中。”

张佳乐快速的抽抽了两口气眼见是弥留的样子,睁大眼睛不甘心着看着叶修,挤出几个字:我信了你的邪!!!!!


 然后就真晕过去了。

 

评论(57)

热度(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