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写ABO的地方

叶蓝双花ABO段子(1)

 叶蓝双花ABO段子(1)


私设(读作瞎掰不科学)

CP:叶蓝(AO);双花(AA→A0)

ABO世界,因为0社会地位的提升所以造成社会少子化。

以世界范围出现了一种非传染疾病,患病的A会在半年内转化为0,这种转化伴随危险且不可逆转,目前已经发现近万例。

——————————————————————————————————


(懒得写的开头:荣耀开了新图,并且打算引入游戏仓。开发商为了给宣传活动造势,优先开放一个支持游戏仓和键盘双模式的挑战副本,率先达到高难度的十层的可以获得前往新大陆的钥匙免费的游戏仓等等好处。然后就叫了一些职业选手来组成临时战队体验游戏仓顺便造势,于是叶修等人就被聚到了一块。乐乐本来很高兴可以和大孙一起撰写荣耀历史,结果幸运e了。蓝河算是机缘巧合因为被拉来的陪练,顺便和陈果一起打打下手←有时间会详细设定一下这部分,反正只是段子段子段子)


写了这么多废话就是让你不要把设定当真。


————

新副本非常大,到了七层以上容错率就越来越低,即使是职业选手也要打出精密的配合。

训练分成上下午,上午在游戏仓,下午用键盘游戏直接进副本实战,因为副本一天进入的次数只有一次,每次团灭都要等到明天才能重新开始。

孙哲平看着练习里又一次躺在地上的张佳乐,摘了耳机走过去。

认真打。

啊。

张佳乐声音都抖。

宁愿他以为自己不认真,也不能让他看出自己已经用尽全力。

少了张佳乐的火力几个人走得不是很顺利,团灭在了第八层刚开始的地方。

————
副本很早结束,十个人又一起练到夜里九点就解散了,孙哲平出门前看了一眼张佳乐还坐在那里不动,皱了皱眉,可还是什么都没说。

张佳乐一摔键盘,随手抓起桌子上的几张表格揉了个稀烂砸在地上,可攥成拳头的手指却还在发抖。

一开始就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可现在只是熬了一个半夜就像是生了病一样出了一身虚汗。

张佳乐推了两下练习室的窗子才想起来这是要拉开的。

冬天的空气顺着大开的窗子直接灌入室内,在感受到清醒之前,冰冷攥住了一切。

妈的妈的妈的…

这是怎么了。

他不知道。

似乎有什么变化在他的身体里发生。

————

张佳乐挂了一个骨科,然后照了两只手爪子的x光,又让医生捏了半天。

你去看看内科吧。

日。

于是拿着两张一看就十分优秀的骨头照片张佳乐到了内科。


医生啊,我……

又是一通折腾之后医生看了看检查结果表情凝重。

这表情张佳乐见过,电视上肥皂剧里女主得绝症时医生都是这脸。

但出现在他空白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完了打不了荣耀了。

大孙是什么脸。说好的最后一次一起打,至少双花的名字能直接刻在荣耀的历史上。

想到可能挨揍的自己张佳乐头没疼胸口却疼了。

“你拿着这些去六楼吧。”

 

————

六楼以上就是住院部了。

到了六楼几乎都没什么人,张佳乐上来的时候觉得一步一步都是走在往绞刑架的路上。

————

“你的转化,已经到了第二阶段。”


“?”张佳乐屁股还没坐热,心理准备也还没做好,医生就已经把结果报给他了。

医生看着单子,继续解释“一般转化会分成四个时期。我们的建议是到了第三期的时候入院观察,因为这个时候身体的变化会加快,而且主要是内部生殖器官的转化。”

“……生殖?”

“外生殖器官会在第四阶段开始转化,因为你现在已经处于第二阶段中后期,荷尔蒙的分泌开始混乱,会造成这种无力和失眠还有手指发抖的情况,进入第四期时会稳定下来。”

“和你的Alpha商量一下,我建议你在一个月内办理好休假准备入院,我会给你准备医院的转换证明。”

“……”、

“有这个证明你可以从援助基金会拿到一笔援助金,Omega人权保护组织会报销95%的药费。”

“我没有Alpha……”

轮到医生惊讶了。

这不可能。

什么他奶奶球的不可能?张佳乐站了起来。


因为这种转化目前我们接手的病例里,都是因为身边的恋人是Alpha,过度接受了对方的信息素导致自己身体本能的寻找与之生殖繁衍的途径。

……

简而言之,你身边有一个Alpha,你在潜意识里一直想被他标记。


张佳乐傻了。

这个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一的病摊到自己头上。

医生,我还有救吗。

虽然有一定风险,不过没必要那么担心。


不,我问的是我这个脑子和这颗心。张佳乐心里说。

 

——————

诶……哎哟。

叶修右边吃了一记飞弹,有点奇怪的看着本来应该守在那里的张佳乐。

哟,乐乐挂了?

……抱歉。

没事继续,那个谁帮个忙,往这边走一点。

叶修的话没说完,苏沐橙就已经站在了空出的位子上。

张佳乐盯着自己灰白的屏幕,他不敢往旁边看,虽然他知道孙哲平一定在看自己。

蓝河给他倒了杯咖啡,临近发情期的他虽然吃了抑制剂,但他身上都是Omega的气味。

草!

张佳乐腾的站了起来。

蓝河把咖啡拿起来放在孙哲平桌子上,别浪费你喝吧。

孙哲平接咖啡的时候皱了皱眉,他也闻到了蓝河身上即将进入发情期的气味,虽然已经用药物抑制了,但那种甜甜的味道对于Alpha来说就像是一种引诱。

回头要和叶修说一声。

这个战队目前只有Alpha。

对于没有被标记过的Omega来说太危险了。

张佳乐估计就是闻到这个才受不了的。


孙哲平皱了皱眉。

他不喜欢看到张佳乐因为别人动情。

——————

队伍现在十个人,一开始选人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谁的能力不足以胜任,在确认完各位邀请者日程之后就直接开始训练。

一开始就没有替补。

张佳乐请了两天假,就算不请假,现在的张佳乐的状态也远远达不到副本要求的水准。

放两天假,都休息两天吧。叶修提议,然后看了他一眼。

几乎都可以听到他说你这样不行啊乐乐。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就出去了。

————————

没有Alpha引导的三期非常危险,不完全转化带来的后遗症可能会影响你的下半生,当然这还是你活下来的前提。

虽然这个病例目前在世界只有不到9500例,数据的统计可能带有一定偶然性。

不过目前显示,没有Alpha引导的转换的死亡率在30%。

 

你不怕死吗。

怕啊……张佳乐深吸了口气。

可你刚说三四期都要Alpha引导,一天二十四小时坐陪?

要超过每天八小时。

这他奶奶的不和上班一样吗。

这个过程在一般自然条件下要半年,在药物帮助催化下需要两个月。

我周围没有那么多又闲又善良到助人为乐的Alpha啊……

实在不行我雇人吧?医生我听说有这个服务的?

……医生看了他一眼,确实目前有人提供这个服务,不过首先这个不是政府项目,所以雇佣的费用不能算在医疗费里,而据我所知因为需要面对一个自己并不喜欢Omega持续释放信息素,大多数Alpha需要借助药物,这种对身体的损害导致雇佣Alpha提供给你这样的服务的价格至少是平常人的年薪。

……

而且,第四期中是生殖器官形成的关键时期,需要的话可能会进行标记行为。

你愿意被一个不认识的Alpha标记吗。

张佳乐想了一下,Alpha的本能让他快恶心吐了。

为了保证病人不会出现心理上的排斥反应而进一步影响到生理,我一般不建议你这么做。

————

结果张佳乐只拿回了一堆稳定剂和信息素释放抑制剂。

把这个副本的攻略给我。下午训练室只有叶修在抽烟,看见张佳乐推门进来就冲着他招招手。

啊?

写新副本的攻略啊乐乐,我们这边忙不行了。叶修指了指已经帮他打开的空白文档,就写你最熟悉的几个职业的单刷攻略,还有再来一个最速攻略,晚上传给我看。

……妈的自己写。

别闹,发挥一下自己的余热。叶修拍拍他,看他好像没生气就走了。

叶修知道张佳乐最近状态不行。

这要是搁陈果他肯定会安慰两句,可张佳乐是个大A,这时候来两句安慰就跟扇他巴掌似的。

————


叶修出门就走了。所有战队队员都去游戏仓实战训练了。


张佳乐一个人坐在训练室里看着电脑。


发挥余热吗,我烧死你们。

张佳乐打开了副本。

 

叶修训练完就顺手过来看看蓝河搞完了公会里两个女孩子争装备的破事,看见训练室还亮着灯,忽然想起来自己打火机好像是在这里。

顿时又想抽烟了。


————


结果走近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声音。

像是在压抑,但还是能听出来。

是哭声。

叶修愣了一下,知道这不是闹鬼。

而屋子里那个对着电脑一动不动的是张佳乐。

还是嫩啊。

叶修叹了口气,想过去看看张佳乐攻略写得怎样,结果刚凑过去张佳乐就跟被踩到一样跳起来,拼命往门口跑。

“诶你等……”

叶修捞了一把没捞住,就看见张佳乐踉踉跄跄的往门口冲。

然后撞在了孙哲平身上。

“跟你说老孙在门口啊……”叶修说着往电脑前一看,文档就写了几个字,然后界面都灰了。

这本张佳乐就算用左手单手操作也不至于这样。

叶修皱着眉,忽然脚提到了一袋子东西。

张佳乐不听人话,抡着拳头就喊滚都给老子滚。

孙哲平一手扣住他一个拳头,把人往墙上摁。

乐乐,咱不带禁药啊。

张佳乐本来眼睛里都看不进东西,忽然看见叶修手上那个袋子,发了疯一样的挣扎,眼睛都快瞪出血来

叶修告诉你敢打开我弄死你!

叶修挑挑眉显然不吃这个威胁,但他手没动。

叶修你走。

说话的是孙哲平“这没你的事了。”

不对不对,张佳乐反应过来。

叶修带我一起走!!!张佳乐又挣了挣,发现这把自己连腿都被卡死了,双腿间那个器官被孙哲平大腿顶着,难受得很。

不不不,叶修摇摇头,兄弟妻不可戏我不要乱伦。

你妹的兄弟,大孙跟你算哪毛钱亲戚!张佳乐吼完才发现不对也晚了。

孙哲平的身体几乎压在自己身体上,一点缝隙都没有。

两个人的骨头都撞在一起,生疼。

张佳乐又闻到了孙哲平的味道。

身体本能的一阵阵的起着反应。

那个医生说得没错,这个身体就是想被眼前这个人插入标记。

我真他妈的贱。

啊?

到了这个地步还赖在这里不走。去哪儿我也不会沦落到给你们写攻略的地步……

这话平时撕烂了张佳乐的嘴他也不会说。

他现在是真要完了。

脑子是烂的,身体也在烂,内脏都在翻腾。

张佳乐感觉自己胸腔里现在就是一锅剁烂的杂碎。

想吐。

“不然你还能干什么。”

张佳乐愣了。

说好的恢复状态一起打呢,你他妈的不说话也比这句好啊

是啊,我他妈的什么都干不了。

张佳乐忽然平静下来了。

这种转变之后身体的生理机能即使可以恢复,也会有持续相当一段时间的低迷,这个时间可能是几年。

所谓的低迷大概就和第二期一样,比较适合办公室工作。

那打荣耀呢。

游戏吗,玩呗,不影响。医生又随口补了一句,不是职业的就行。

他还真的什么都干不了了。

“大孙……你帮我跟叶修说一声,我请几天假。”

“干嘛。”

“……有事。”

“什么事。”

“拉肚子。我胃肠炎,肚子疼。”

“疼哭了?”

“……特疼。”

孙哲平就把手放在张佳乐的肚子上。

张佳乐懵了。

又挣扎起来。

又干嘛。

我我我去厕所憋不住了!

张佳乐跑的时候没忘捡起那个黑塑料袋。

————

结果那晚上孙哲平真的等在厕所门口。张佳乐只能在里面拼命冲水。

之后出来时还一副拉软腿的动作,结果被孙哲平直接扛了起来。

想起医生说尽量别对腹部有压迫的医嘱,张佳乐拍了他两下吐了口气,你不能背着我吗。

然后孙哲平果然把他放下,打横抱着回去了。

抱着张佳乐的时候,他的发旋儿顶在自己下巴上来回来去的擦,孙哲平觉得好像空气里飘着一股甜味。

 

把张佳乐放在床上他就跑了,因为他身体已经起了反应,对着自己的兄弟,胯下那根硬得一塌糊涂。

——————

张佳乐第二天没来。

叶修难得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给孙哲平在游戏里发了个私聊。

对不住啊。以前老说把乐乐虐哭,结果没想到真把他欺负哭了。

他拉肚子。

拉肚子哭成那样?

叶修摘了耳机走到对面。

老孙,智商醒醒,那小子肯定出事了。

张佳乐不在房间。

只没有了一件外套和钱包,不过他本来也没带什么东西进来,整个屋子除了几件衣服几本杂志和零食就是空的了,

叶修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游戏卡。

这东西有什么意义他们都知道。

孙哲平给张佳乐打了个电话,没人接。但一会发了个短信过来。

短信里就三个字

散伙吧。

——————


张佳乐坐在病房里端着psv和对面一个壮汉大眼瞪小眼。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医生问。

诚实的回答吗?我有点想揍他。

壮实的Alpha看了一眼一看就很能打的张佳乐,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要把他想象成一个侵犯你地盘的侵略者,而是一个征服者,而你现在的位置是被征服。

……得得您别说了,越说我越想揍他。

“……你距离再近一点试试?”

那个Alpha又近了一点,张佳乐睁大了眼睛。

真吐了。

——————

“第三个了,你对Alpha的排斥反应却一点都没减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送走了第三位联系的引导者,医生叹了口气。


“……我注定孤独一生。”

“你的转化不完全的可能性很高,别以为只是生殖和发情期的问题,这关系到你能活多久。”

“多久。”

“看运气,也许有的人会活得和普通人一样长,但倒霉的大概很快就会因为并发症死掉。”

“医生你知道我外号吗。”

“你如果不想赌运气的话,就努力一点。”

“我很努力了,想象自己是一朵任由人采摘践踏的娇花。”

“这个网站是目前可以找到所有提供引导服务的Alpha的名单,你可以照着找一个和你心里的目标最相近的。”

“我没……”“命是你自己的。”

“谢谢医生。”

————

张佳乐看着网页上一个个猛男的照片一阵反胃,一口气翻到最近的一页。

发现有个没上传自己照片的,而是一个荣耀的游戏图标。

就最后一次了,x的,老子就赌一赌这最后一次运气。


——————

事实证明,自己的运气真的是天给的vip,黑卡。

张佳乐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虚弱的看着站在门口穿着人字拖的叶修。

“我本来说不来,结果那个小医生语速飙高的跟我说了很多,让我意识到我解救的是一个有着轻微自毁倾向的抑郁症青少年。”叶修拉着椅子坐下拿了一个苹果自顾自的吃“打开门我以为进错副本了画风不对啊乐乐。”

’“……叶修啊。”

“欸在呢。”

“你现在qq签名是什么。”

“你打算永远让我的qq灰下去吗。”

“杀人灭口吧,我只想到这个了。”

——————

“你怎么会在那个网站登录,别告诉我你缺钱。”

“最缺钱的时候注册的,我为了增加数据的不可信性还在身高那里填了一个一米五八,那个时候哪知道会有人真的联络我。”

“我tmd的就是个白痴,纯的。”

“这样你难受吗。”

叶修忽然突兀的问了一句张佳乐才意识到,叶修身上一直没有隐藏他Alpha的味道。

可能真是因为太熟了,不对,就是因为刚才惊吓太大了,刚才根本没注意到。

好像……不难受。

那你慢慢回味哥的气韵吧我回去了。

靠叶修个混球!

 

张佳乐拍案而起。日你!


张佳乐干了人生最贱的一件事。

他把叶修外面那件休闲裤给扯了下来,顺着开着的窗户就扔下去了。

冲进来的医生护士看着骑在叶修身上气喘吁吁满面狰狞的张佳乐,吓呆了。

——————

张佳乐接到了两条短信。

一条是叶修的,告诉他我那条裤子找不到了,搞不好被哪个变态捡回去自用了,我很害怕你要负责我告诉你。

一条是医生的,告诉他叶修已经答应了,以后他会成为你的引导者。

因为两条都太让人生气了,张佳乐摔了手机。


——————

转换者的脾气是会在这个时期比较敏感,更年期嘛。叶修捧着笔记本点点头,一边迅速的运转手指噼里啪啦的打字“结果你的手机就摔坏了?孙哲平联络不到你,这几天就跟变异的野图boss似的。”

你和他们怎么说的。

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

……我就想知道谁信了。

你的孙哲平。

我日!

 

评论(54)

热度(1629)